時令酒

一个很渣的人。但她在努力改。

【古风原耽】 移魂秘术by悦上眉梢 年下,玄幻,穿越


凉风至,白露降,寒蝉鸣。



入秋一月有余,白昼明显短了不少,像个越啃越少的白面馒头。



寅时三刻,夜猫子回了窝,早起的鸟儿还在赖床,露水顺着叶尖滴进草丛里,发出一点轻微的沙沙声,不知扰了哪只小虫的清梦。一高一矮两个身影,就在这么个天黑得看不清路的时间里,走进了梵净峰后山的树林。


山路很是崎岖,不少老树的根须都蔓延到了小道中央,一不留神准得被绊个嘴啃泥,这两个却好似脚下生风一般走得飞快。



高个是个十二三的少年,骨肉尚未发育完全,身形清瘦,脸上却因稚气未消,带点婴儿肥的肉头。他的眉眼细长,眼睛是不小的,但总是朦朦胧胧地半睁不睁,虽然穿着粗布的白色短衣,依然有种飘飘欲仙的气质。




矮的那个约莫七八岁,也可能是长得瘦小,其实更大一点。十岁以内的小儿不论胖瘦,脸上、脖子上还有手上总该是肉嘟嘟,胖乎乎的,可这小孩却生的棱角分明,眉骨和下颌的线条仿佛刀削一般。他的眼睛很大,睫毛又密又长,眉峰如剑,唇红似血,这些在小孩身上可不常见,让他看起来有点过于成熟了,却也真是刻骨铭心的俊俏,使人见之难忘。




少年摸了摸头顶的树枝,沾了一手的露水,叹了口气。他威风凛凛地把两只手往脖子后面一交叉,马步一扎,抽出两把大刀来——两把用旧了的,有点生锈的砍柴刀。他递了一把给那身板好似豆芽菜的小孩,对他说道:“开战吧,太早了,露水都没散,再往里走估计湿气更重。”




小孩接过刀,对准一根低矮的树枝就砍了起来,一把锈刀挥得虎虎生风。说来真是奇怪,砍柴刀比这小孩的胳膊还要长几寸,可他用起来却毫不费力,几下就把手腕粗的树枝砍下来了,看来那句老话“人不可貌相,胖子都是潜力股”后面还应该再续一句:瘦子也是。




两个人砍柴砍了好一会,天仍然没有要透亮的意思,只在地平线上露出一点白光来,仿佛在翻一个半死不活的白眼。被露水蹭了一身,砍柴又冒热汗,少年感觉后背上又潮湿又黏腻,难受得脸都皱成了一团。他眼珠一转,惦记起前山那汪山泉来。




少年擦掉额头上的汗珠,咧嘴一笑,撩开汗湿的鬓角,露出一双弯成月牙的眯眯眼来:“休羽,我看这些够烧了吧,这几天师兄们下山找何师叔去了,峰上没多少人,不用煮那么多饭。趁晨练没开始,咱俩去前山游一个呗?”




小孩也累出来一身的汗,一边喘气一边摇了摇头,眉头一皱,像个小大人似的一本正经道:“不行,你一游就没个完,不打喷嚏不带出来的,一会要是晨练迟了,师尊可有的罚。”他说完把地上的柴火敛成一堆,感觉还是有点少,正打算挥刀再奋斗几根,那少年却仗着身高腿长,一个箭步蹿到他身后,“嘿”的一声把他的砍刀抢过来,在手里轮了个圈,举到头顶上不让他够。




小孩不去跟他比谁手长——比也比不过,他露出一个有点狡猾的微笑,眼疾手快地一戳,正戳中那少年肋间,少年“嗷”一嗓子,弓成了一个长腿虾米,大砍刀转眼又回到了小孩手里。




少年仍是不死心:“你看今天都白露了,再过几日气温转凉,山泉就不能泡了。而且师遵昨晚‘不醉不休’,早上肯定起不来。”




小孩抿了抿嘴唇,有点被他说动了。他虽然嘴上说得正气凛然,但心里其实也是很想去的,毕竟前山的泉水是整座山上最美的地方,也是对于他们这些久居深山的修行弟子来说,难得能找点乐子的去处。


那汪山泉里有很多活动的泉眼,捉迷藏似的时隐时现,有时候人正游着泳,会突然被一道急流卷过,转成个水上陀螺。泉眼里偶尔还会冒出几尾叫不出名字的小鱼来,蒸煮炖煎样样鲜美,就是千万不能烤,否则会损耗鱼肉里的灵气。这些泉眼都连通着山体内部的一片心湖,鱼在心湖里生长,虽不见天日,却最能吸纳灵气,对修行者尤为有益。




这座山唤作梵净峰,是一座集天地日月之精华的灵山,一等一的适合修炼,就是有点小。




梵净峰上有个门派唤作玄鸿宗,名字起得高端大气,其实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派。师尊、师叔两大个,徒弟几小个,上下十余人,就是玄鸿宗的全部家当了。




玄鸿宗香火不旺可不是因为他们门槛高,他们甚至连最起码的入门考核概念都没有,只要身体健康,头脑正常,不论男女老少,照单全收,门槛若是再低,就能凹进去盛水了。




他们弟子少,一是因为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独门绝技,二是因为宗主是根废柴,功夫稀松平常,顶多能对付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百姓,稍微壮实点的都够呛。




来玄鸿宗求学的弟子,主要是冲着一位何姓前辈,就是那眯眯眼少年口中的“何师叔”,这位何前辈可比他的废柴师兄能耐多了,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。




“何师叔”名唤何杰,幼年流浪到梵净峰附近时为玄鸿宗上一代宗主所收留。玄鸿宗能教出来的东西,不外乎一些最简单的基本功,白痴也能入门的内功心法,重如泰山的轻功步法,以及几套烂大街的招式套路。但其实玄鸿宗偏殿的书房里,存有一卷先代宗主偶然求得的古卷秘籍,记载着一种顶厉害的眼功修炼法门,可惜没人看得懂,长久以来无人问津。然而这何杰可不是个普通人,他天资聪颖,又勤学刻苦,居然成功破译了那古卷上诘屈聱牙的梵文,修习数年,成了练成慧眼神功的第一人。




慧眼功属内功,通过内力修炼逐渐拓宽眼部经脉,达到强化视力的效果。功成者能透过衣服和皮肉看清人的骨骼,细到关节空隙的宽窄、骨头是否受过伤,全都一清二楚。




何杰这招,若是用在干架上见招拆招,那一定是相当的厉害,可惜配上颇有玄鸿宗特色的身手,也只能是双眼快如电,出手马后炮。所以何前辈这双慧眼主要用于鉴宝,无论是奇珍异宝还是灵丹妙药,只需请他一看,真假立判,优次立分。




借着这本事的东风,何师叔结识了好些藏宝名士,颇有点小名声。为学慧眼功而慕名前来梵净峰的人不在少数,可惜何师叔并不好为人师,把古卷和自己写的解析往弟子们怀里一丢就算传授完毕了,全然不管弟子们看不看得懂,也没耐心答疑。别人不是他,没长来先天的好悟性,能坚持学下去的很少,来了又走的却大有人在,兜兜转转几年,最后留下来的还是只有那十几个人。




今年立秋前后,何师叔应邀前往江湖上最大的门派无极教参加教主的生辰宴,原计划是一周便回,可过了近半月,仍不见他回峰。宗主托人捎信,也不见他回复,担心他是路上叫人偷了盘缠,没钱赶路了,遂遣了几个弟子下山寻他。




何师叔辈分大,其实才刚过弱冠,都能给他那老师兄当儿子的。他教徒弟不行,带徒弟掏鸟摸鱼到是一把好手,梵净峰少他半个月,山鸟们都觉得屁股底下的蛋稳了不少,巴不得他一直不回来才好,爱玩的小弟子们却都挺想他的。这会砍柴的少年和小孩正在山泉里摸鱼,摸了半天战绩惨淡,就越发念起师叔的好眼神来。




山泉岸边有块光滑的大石头,是玄鸿宗弟子多年坐上面饮酒赏月、划拳侃大山用屁股磨平的,眯眯眼少年现在正坐在上面,瞅着自己的战绩——一条食指长短的小鱼,他嫌弃地一撇嘴,心里想道:“这鱼要是给师尊吃,能塞满他那豁牙缝子不能?”




那叫做休羽的小孩还在水里扑腾,一个活动泉眼突然在他脚边冒出,掀起一股暗流,休羽被水流冲倒,一头扎进了水里。


泉眼处的水流很是湍急,冲在脸上就好似凉风一般,水流间还夹杂着从山体内部流出的空气,汇成一簇簇白色的气泡,很像绽放的蒲公英。纷飞的气泡丛中,一尾无名小鱼一闪而过,周身闪烁着淡淡的荧光,正是心湖里游出的灵鱼。




休羽两手一划,在水下瞬间蹿出去一米多,直奔那条小鱼。他把手收到胸前,然后像出剑一样刺向小鱼,沿着一条笔直的轨迹,避过水流的阻力,手指一勾,探到了一条光滑柔软的物体。


他连忙夹紧手指,往水面上一举:“灵鱼,我抓到灵鱼了!”休羽浮出水面,冲岸上喊道。




少年正躺在石头上晾干自己,一看他指间那物,顿时笑出了声:“还真是条大灵鱼,比水草还长。”




休羽抹掉睫毛上的水珠,睁眼一看,手里哪里是什么灵鱼,分明是根绿油油的水草。他耸了耸肩,把草一丢,也上了岸。




山泉岸边那块大石头向来只有亲吻屁股的待遇,今天能给两个肤白若雪的人赏脸躺上一躺,也算是蓬荜生辉。休羽躺在石头上,捏起胸前挂着的一个琥珀吊坠,透过叶间洒下的阳光细细地看。




那是一颗椭圆形的琥珀,中心封了一只乌黑的蝎子,背上烙着一个古朴的纹饰,似乎是个图腾。




少年瞥了他一眼:“又看呢?”


休羽:“嗯,看看。”




少年皱了皱眉:“你是不是……唉,对不起,休羽哥。”


休羽笑了:“说多少次了不用道歉啊,不全是为了你,本来我就跟她不对付。再说玄鸿宗真的挺好的,只要过得开心在哪儿不都一样。”




“……明年,你也该破茧了吧。到时候打算怎么跟师尊他们解释?”少年问。


“实话实说呗,”休羽道:“我这个不算秘密,被人知道了也没啥影响,你把你自己那事儿藏好就行了,不用担心我。”


……




日光下落,影布石上,巳时已到,宿醉的师尊也该起床了。翘掉晨练的两个小弟子晾干了自己,不敢再贪玩,合计一番,准备在师尊面前装个勤奋自觉的大尾巴狼。他们跑回训练场,一看师尊还没来,赶紧猴似的蹿上梅花桩溜了两圈,又下到地上来你踢我锤的过招,不提两人招式标不标准,起码是相当卖力的,半柱香时间没到,就双双见了汗。可惜这番花拳绣腿的表演一直到日上三竿都没人来捧个场。




“唉,白折腾了,师尊根本就没起来呢,”少年用袖子抹了把汗,十分后悔没再多浪几个时辰。训练场上只有他们两个人,师兄们一个没来,少年心里颇有点委屈,好歹他俩还过来装装样子呢。




“决明,你去把师尊叫起来吧,这都快中午了。”休羽把柴火背到了厨房,准备给师尊煮碗醒酒汤。




今天的训练场上居然只来了他们两个人,这让休羽颇为疑惑:师尊是常年老没正形惯了的,睡过头不查晨练也是常事,可师兄们居然一个也没来,这就很奇怪了。别人先不算,梁师兄平时修炼最刻苦,可是从来没误过晨练的。




休羽把新柴填进炉子里,柴火湿气重,烧的青烟直冒,呛得他狂咳一通,额角青筋都咳出来了。他逃命似的从厨房里冲了出来,大开门窗,打算缓一缓再进去。




刚才还阳光明媚的天空不知何时飘来了一片灰白色的云,空气压抑了不少。一只燕子贴着地面掠过,发出一声尖戾的鸟鸣。




燕子张嘴的同时,从师尊的院子里传出一声痛苦的尖叫。休羽一个哆嗦,周身的血液都仿佛被冻住了。他愣了一下,然后撒腿朝师尊的小院狂奔而去,指尖冰凉,心跳得像打鼓。




那是决明的声音。




师尊那间小院似乎还是从前的布置:篱笆、石桌、茅草屋,还有房后的牵牛花。只是牵牛花丛里有一堆不知道什么东西在熊熊燃烧,烧成了焦黑扭曲的一团。休羽跑的太急,鼻腔和嗓子里都是血腥气,短暂的失去了嗅觉,没有闻到空气里那股可怕的味道。




茅草房的窗户半掩着,一个白衣身影一闪而过,休羽喊道:“决明?”




他冲进屋门,惊愕地看着屋内的景象:决明身上绑着绳索,胸前被砍了一道狰狞的伤口,嘴上堵着黑布,那双总也睁不开的眼睛破天荒地睁圆了。屋子里血腥气浓得吓人,休羽明白那绝对不是从自己嗓子里涌出来的。可怕的念头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,让他全身颤栗似的发起抖来,那一瞬间,他突然就知道火堆里烧的是什么——是谁了。




门后的阴影里,一只手悄无声息地伸了出来,捉住休羽纤细的脖颈,用力一捏——小孩的身体就像一杆芦苇,轻飘飘地倒了下去。




阴影里的人接住了休羽,动作悄无声息,如同鬼魅一般。他身披一件银丝边的黑纱斗篷,衣衫飘摆不定,像一只嗜血的蝙蝠,背上背了一个包袱,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,鲜血直往外渗。




决明也被敲晕了,他身后那个男人身材矮小,也是一身银边黑纱斗篷,明明比决明矮了半头,却毫不费力就把他扛在了肩上。他头上戴着一顶坠纱斗笠,看不清表情,开口时传出的声音无波无澜:“都灭门了,还留着这俩干什么?”




“小的给教主,他之前不是让我们给他抓一个漂亮小男孩吗,我看这个就够漂亮了。大的长得也不错,可以留着卖钱。你都收拾干净了?”




“嗯,全扔火里了。书呢?”




“已经到手了。‘玄鸿宗意外失火,门人尽数丧生’,把这消息散出去吧。”




窗外熊熊燃烧的大火里,有玄鸿宗不靠谱的师尊,有勤学刻苦的梁师兄,有偷懒耍滑的年轻弟子,还有那个烧火做饭的耳背老头。火焰像一棵带毒的藤蔓,缠上他们的身体,所经之处全部化成了灰烬。




几个时辰后,秋雨下来了,连绵三日不绝,浇熄了梵净峰上的烈火。




前山的山泉水位上涨,漫到了大石头脚边。




闲云野鹤的玄鸿宗消失了,只留下一片焦土。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首发晋江文学城,已更新至第10章,喜欢本文的小可爱欢迎来晋江看文鸭(=゚ω゚)ノ爱你们(=゚ω゚)ノ

怜怜——三个受儿子里唯一在名字后面被用括号标明属性的。
花花:一定是因为哥哥英姿飒爽,豪气冲天,容易被误解。
花花很愉快。

【魔道祖师】角色武器名称涵义浅析

_澜空:

#顺序不分先后,完全随缘
#完全主观的涵义猜测,仅为个人观点。过度解读小能手就是我。
#义城组没写完,之后会单发一篇

一、蓝忘机
【避尘】
字面涵义:尘者,尘土也,人间也,人之踪迹也。
1.「身不沾尘土」2.「情不沾人间之事」3.「寻不到牵挂之人的踪迹」
推测暗喻:为佩剑取这个名字,应当是想告诫自己摒除杂念,不与污秽同流。最终,佩剑的主人做到了第一点,违背了第二点,应验了第三点。
一袭白衣云纹抹额依旧,只是情已深陷故人,再不能远离红尘是非;逢乱必出,有人说是沽名钓誉,我想到底还是如文中所说,试图寻觅一丝故人的痕迹罢。

【忘机】
字面涵义:「指没有巧诈的心思,与世无争」
推测来源:「去就无失,浮沉自然。尔乃忘机绝虑,怀声弄影。」——《江曲孤凫赋》王勃
「君子见机,达人知命。」——《滕王阁序》王勃
推测暗喻:蓝忘机向来不屑于小人的巧言诡辩偷奸耍滑,自身严于律己,不争胜败,旁人看来在完美不过了。不过大抵正因所有人都这么认为,包括魏无羡,所以二人前世错过落得悲剧收场。
字面涵义难解,不过推测的来源颇为有趣。两种出处皆为王勃所作,看来他甚爱“机”字。王勃的忘机偏向道家的观念,解作甘于淡泊,忘掉世俗,与世无争。而第二句意为“君子能事前洞察事物的动向,通晓事理的人能预知命运。”含光君是君子,却不能洞察自己未来的情感志向,没有走上自己曾预想的纯粹孤独之道。同“避尘”一般,本想远离人间世俗,却最终羁绊难解人事难分,然亦为顺心而行,无悔无怨。
(果然二哥哥织布去了。织布叽!)


二、魏无羡
【陈情】
字面涵义:陈者,陈述,陈旧。1.「陈诉衷情」2.「陈述旧情」
推测来源:《陈情表》(内容无关)
推测暗喻:欲用笛声向亲朋诉衷情,然而旧情已逝,只得无语东流。正如魏婴,前世无数次欲言又止,换得十三年白云苍狗,故人陌路。“愿陈情以白行兮,得罪过之不意。”说的便是他了。
陈情表虽无甚相关,但作者李密凄惨的身世和乱世中的身不由己却与魏婴相似。
另外,在古时「陈情」一词用于下属向主上上书。
下属,主上。魏婴,江澄。
大家感受一下。
(虐不虐。

【随便】
字面涵义:随便一词,古今差距不大。
1. 「按某人的方便」2.「不加限制」3.「(言行)不多考虑,不慎重」
推测暗喻:随便之于魏无羡,表面上体现了他行事的不在意不讲究,内里却暗示了他将来会因言行考虑不周、下决定(所谓的)不慎重而吃到苦果。
随便。终究是,随了谁的便。愈随愈痛罢。


三、江晚吟
【三毒】
字面涵义:一切痛苦的根源——贪、嗔、痴。贪者,贪求、贪恋;嗔者,怒,对他人不满,怪罪他人;痴者,痴愚,极度迷恋某人或某物不能自拔。
推测出处:佛教三毒
推测暗喻:贪让人永不满足,嗔让人产生恶意,痴让人产生错误的认知,错误的认知又会导致贪欲、憎恨、愚痴。大家随意百度一下佛教三毒,足以心惊——简直就是江澄一生执念的写照。年少时过度贪求认可而被小人挑拨与手足心生狭隙,承自母亲的刁钻之处使之易嗔怒易怪罪,极度看重亲人的观念使其狂怒于魏婴,最终刻骨的执念又让他为竹马执笛十三年。
贪嗔痴乃常人皆有的原罪,只是在江澄身上分外的鲜明与痛苦。他是真的没有想过向魏婴下杀手,可是他死在了他眼前。他是真的想让魏婴回来,可是真正回来之后得到的回应是逃避与疏远。他是真的爱重亲人,却落得余生一人。
可是他从来不能哭。

*看到过“夜深忽梦少年事,只梦闲人不梦君”的乱串错句,却突然联想到江澄与魏婴了。瞬间泪目。

【紫电】
字面涵义:紫,帝王之色也。
1. 「紫色的闪电」2. 「古宝剑」2. 「形容目光锐利」
推测来源:「吴大帝有宝剑六:一曰『白虹』,二曰『紫电』,三曰『辟邪』,四曰『流星』,五曰『青冥』,六曰『百里』。」——《中华古今注》马缟
「紫电青霜,王将军之武库。」——《滕王阁序》王勃
「项王气盖世,紫电明双瞳。」——《登广武古战场怀古》李白
推测暗喻:紫电的出处实在是太多了。大名鼎鼎的宝剑,演绎小说的常客,都是他。不过秀秀很有趣,不把紫电当宝剑,反而根据他名字的本意做了如惊雷般的宝戒,倒是更加契合了。形容目光锐利这一点简直不能更适合江澄,毕竟原文对他的描写就有这一句。紫电张扬霸烈,一如江澄。
紫色是帝王之色,是出自道教的理念,具体表现如“紫禁城”“紫气东来”等,在古代皇室中运用甚广。四大家族皆有代表色,本以为金家的颜色最为尊贵张扬,不过现在看来江家之紫更有内敛深邃的贵气。这样看下来,江澄的佩剑和宝器一个佛一个道,这种巧合真有趣。
在蓝曦臣的佩剑名未出之前,我一直猜测的是与紫电对应的「青霜」。青霜剑光清凛若霜雪,故名。气质名字都很是适合蓝家宗主(更适合蓝二),不过也不遗憾,因为朔月更好。


四、蓝曦臣
【朔月】
字面涵义:1.「北方的月亮」;2.「拂晓时的月亮」;3.「阴历初一的月亮」(←本意)
推测暗喻:北方的月亮,虽然清明莹润,却远挂天边带有遥不可及的寒意。正如蓝曦臣,虽然秉性温雅如玉,如沐春风,却也有作为蓝氏宗主果敢的一面。
拂晓时的月亮温柔浅淡,为即将升起的太阳做柔和的陪衬。正映示了其字的引申含义「月为日之臣」。
每月初一的月亮,总是如约而至,如弯钩般皎洁。然而永远是残缺的月影,不得圆满。蓝曦臣纵使出身名门天资超绝,却难避世间无数艰险遗憾,无论是早早离世的父母,还是背道而驰至死方休的义兄弟,都离他而去,不得美满周全的结局。我一直猜测,蓝曦臣未来如果寻不到一个能重新给予他生的活力的人,恐怕就会和他父亲青蘅君一样,闭关到死罢。

*这样想来,江澄需要一个能完全包容理解他过往痛苦的亲人,蓝涣需要一个能给予他生动力量又本身坚韧可靠的引导人,倒是颇为登对了。这也是曦澄党的萌点所在吧。

【裂冰】
字面涵义:使冰碎裂。
推测暗喻:使冰碎裂即破冰。玉箫之质虽乃柔石,却有断金之坚。暗示蓝涣外在温柔生风款款生情,内里却有极坚定的行为准则,任何人都无法破例。纵使是对相帮相助十数年的义弟金光瑶,观音庙那一剑当胸刺下的果决,一如其弟忘机。


五、聂明玦
【霸下】
字面涵义:霸下,石碑下龟趺。传说为龙九子之一,即赑屃。霸,古意为阴历月初的月光;称霸;(才能)过人。注意,霸在古代没有蛮横不讲理的意思。
1.「沐浴在月初的月光下」;2.「使人俯首于自己的强悍力量」 3.「赑屃」
推测暗喻:大家注意到没有,聂大佩剑的第一个含义「沐浴在月初的月光下」和蓝大佩剑第三个含义「阴历初一的月亮」是不是超级搭配!虽然应该只是个巧合,但还是觉得好搭配。聂大和蓝大两个人是非常敬重景仰彼此的,蓝大的清心音本来也能很好的抚慰霸下的刀灵,作为义兄弟,还是相合的。
至于力量,纯论灵力的强悍与招式的霸道,全书应该无人能出其右。射日之征时正面迎击温若寒的也是他,不过当时年少未及巅峰,略逊色了一筹。如果不是提前爆体身亡的话,仙督之位应该大抵落到当时声望如日中天的聂明玦身上。在他之后,无数人俯首于其毫无虚假的绝对力量之下,就连死后,也是鬼中至强。
霸下(赑屃)是长寿和吉祥的象征。它总是奋力地向前昂着头,四只脚顽强地撑着,努力地向前走,并且总是不停步。然而聂明玦也不断地督促自己前进,却很讽刺得未得长寿。
刚极必折,强极则辱。说的便是他啊。


六、金光瑶
【恨生】
字面涵义:恨字,本身并无仇恨之意。古时指仇恨的字是“怨”,而“恨”的意思是遗憾,不满意。不过今意也包含怨恨了。
1.「遗憾出身」;2.「怨恨此生」
推测来源:「珍簟凉风著,瑶琴寄恨生。」——《寄飞卿》鱼玄机
推测暗喻:瑶琴寄恨生句,包含了他的名和佩剑名。推测含义和句意相通,即用弹奏瑶琴寄托自己的遗憾的惋惜(甚至于痛恨)。金光瑶的琴,也寄托了无数他对聂明玦复杂的恨。
金光瑶或孟瑶,真正痛恨的是将自己带来世上的那个男人,而对于自己,更多是遗憾于出身低下,时运不济,最终走向不择手段吧。这大概也是他虽然为己私利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,却为广大平民的人身安全付出许多(如力排众议建设大量瞭望台)的原因吧。他并不真的恨这个世界,只是恨自己从出生起就没完结过的过错。他还明白什么是珍贵的,什么是他要爱护的。
这也是他与薛洋的不同之一。


七、金子轩&金如兰
【岁华】
字面涵义:1.「木星的光华」2. 「岁月韶华」
推测暗喻:多美好的一个名字。岁华,祈求岁岁安康,韶华不逝。然而金子轩在最美好的年华突兀凋零了。再看这个名字,却有年华流逝故人远离的悲伤之意了。而金凌正在最年少骄纵的时候,拿着这把伤春悲秋的岁华剑,更是分外凄凉。只盼不再重蹈覆辙罢。


七、苏悯善
【难平】
字面涵义:难之一字,读音多,含义也多。这里取两个还说得通的。
1.nán「很难信服」;2.nàn「灾难平息」
推测来源:「梦难成,恨难平,不道愁人不喜听。」——《长相思·雨》万俟咏
推测暗喻:苏涉搞事的起因,不过是不能信服自己处处输于蓝忘机,处处受忽视贬低罢了。过分在意这些,整个人都扭曲了。人品才能皆平平,无甚可惋惜的,不过他对金光瑶毫无保留的忠实,也看出他对存在重要性的极度扭曲渴求。
苏涉虽为小配角,但无论前世今生都是众多事件的导火索。无论是穷奇道还是盗尸人,都是他。他身死之后,灾祸也在观音庙告一段落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总结下来,发现竟然晚吟师妹写得最多。不过过度分析这种东西吧,随性而行,多少随缘。
分析主要依据:
《古汉语常用词词典》《古汉语常用字字典》《新华字典》《现代汉语词典》

想要尝试画一个【星星道长糖糖洋】的短漫……
剧情已经想好了,然而,手残不知道该怎么画,😂💔

【宁婴婴接了过来,对着从树叶间隙射下的阳光细细地看。明帆热切地问:“怎么样?你喜欢不喜欢?”】
不喜欢!( ̄^ ̄)ゞ
hhhh耿直的宁师姐